铁本事件是指什么?

41岁的戴国芳出生于当地一个农民家庭,从13岁起开始干瓦工,后来靠拣废钢废铁有了积蓄,1996年在常州市东安镇成立了铁本公司。按照戴国芳的说法, 铁本公司筹建这样一个大型钢铁联合项目,是因为东安镇的老厂一直存在环保问题,群众上访不断;厂内设备落后,厂区与江边较远,运输成本高;技术装备落后, 产品档次低,于是决定移址扩建到长江边。

铁本项目的出笼就像一个“吹泡泡”的过程。2002年,短短几个月的规划中,铁本项目从最初200万吨的宽厚板项目,逐步扩大到400万吨、600万吨,最后成为年产840万吨的大型钢铁联合项目,规划占地也从2000亩一路攀升到9379亩。

铁本公司究竟有多大的资金实力?据调查,为上铁本项目,从2002年5月开始至2003年底,铁本公司涉嫌虚假注册7家合资(独资)公司。按规定,这7家 合资企业外方应缴纳注册资本金1.7972亿美元,但其中只有鹰联公司注册资本金1200万美元基本到位,另有1家公司部分到位,其余5家合资公司至今未 见验资报告,没有任何资金到位。

铁本公司最初是到常州港寻求移址扩建,但那里没有足够的土地可供使用。2002年5月,戴国芳与张锡清来到常州市新北区魏村镇政府谈项目,镇里觉得项目有 吸引力,承诺解决土地问题,双方一拍即合。随后,他们又来到与魏村镇有一条小夹江之隔的扬中市西来桥镇。铁本公司看中了这里14米深的长江深水岸线,后与 镇里谈妥建码头和石料厂。

但是,西来桥镇的项目没有获得上级计划部门的批准。按照铁本公司的理解,自备码头不会有产值和税收,为了提高吸引力,他们又提出把在常州市魏村镇的焦化、硅钢项目转移至扬中市西来桥镇。这样,在扬中市的项目规划用地由500亩增至3000多亩。

审批: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越位”

钢铁项目属国家宏观调控的重点产业项目,有一套比较规范的审批机制。可以说,能否获得立项审批是铁本项目上马的关键。

自2002年5月以来,铁本公司为实施项目,法人代表戴国芳成立7家合资(独资)公司,把项目化整为零,拆分为22个项目向有关部门报批。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设计生产能力与投资严重不匹配的项目,在审批过程中却是“一路绿灯”。

为了避开上级部门的审批,铁本公司和地方政府可谓绞尽脑汁。在审批过程中,常州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简称高新区)管委会将整个项目一分为四。同时,为了办理土地等手续,又将整个项目分成14个基建项目。

高新区经济发展局局长王海萍对记者坦陈:“审批时我们也感觉不正常,如果这些项目合在一起报批,就肯定超过审批权限了。”

常州高新区管委会主任办公会议专题研究铁本项目的推进问题,要求有关部门抓紧完成立项批复。一位知情干部说:“当时区里多次召开项目推进会,要求加快办理 审批手续,如果不把项目拆分开,就要报到上级,没有一年半载批不下来。”据记者调查,高新区管委会仅在2003年9月17日一天内,就批准了铁本立项拆分 的12个基建项目。与此同时,扬中市成立了由市委主要领导任组长、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参加的铁本项目领导小组,并陆续召开了铁本项目推进会。

按照投资规模和审批权限,铁本项目本该报国务院有关部门审批。但是,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违规越权对这些总投资高达105.9亿元的项目进行了审批。

━━高新区管委会于2002年9月,批准铁本公司与鹰联公司将总投资近9000万美元的项目拆分为3个2980万美元的炼铁、炼钢、轧钢项目;为了向省国 土部门申报项目用地,2003年8月至10月,高新区经济发展局批准将铁本公司所属4个合资公司的建设工程拆分为12个项目。

━━江苏省发展计划委员会从2003年4月至11月,先后违规、越权或不按程序批准铁本公司建设150万吨宽厚板项目、硅钢系统工程等项目,总投资达58亿元。

━━扬中市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和外经贸局于2003年8月,违规越权联合批准铁本公司和鹰联公司合资设立镇江铁本焦化有限公司,在扬中建设焦化项目。

土地:职能部门失职违规使耕地保护制度难落实

许多干部群众对铁本项目的违法占地感到不可思议:铁本公司开工建设达9个月之久,占用土地6541亩。按规定,占用如此多的土地特别是基本农田必须报国务院批准。应该守土有责的地方政府和国土部门,监管职责到哪里去了?

按照法律规定,建设用地需要占用农田的,必须先办理农用地转用报批手续,经过省级以上国土部门批准,向具体项目实施供地后,才能由国土部门代表政府与村级组织签订征地补偿安置协议,然后企业才能进场施工。而从铁本项目的占地过程来看,整个手续基本是“倒了个”。

2003年5月,在没有办理用地申报手续的情况下,常州市国土局新北分局就发出为铁本项目拆迁腾地的通告,并称“2003年6月30日前将所有动迁房屋交 付拆迁完毕,逾期不拆者依法处理”。新北区魏村镇政府更提前了一步,当年4月,魏村镇政府发布了关于铁本项目拆迁安置的有关规定,并越权与村民小组签订土 地征用协议。扬中市西来桥镇在征地批复未下来之前,也提前实施征地拆迁工作。

2003年8月,扬中市国土局对西来桥镇政府擅自占地230亩用于铁本项目安置房建设罚款76万元,但是对铁本项目其他大量非法占地未作出处罚。常州市国土资源局更是迟至今年2月17日才发出对铁本项目非法占地的停工通知。

更为严重的是,相关国土管理部门还对铁本项目非法占地补办相关手续。记者在常州市国土资源局关于铁本项目用地申报、审批情况明细表上看到,涉及铁本项目在 常州的5988亩用地中,常州市新北区分三批共14个批次申报至常州市国土资源局;常州市国土资源局随后分三批上报给江苏省国土资源厅。2003年12月 20日,省国土资源厅在一天内违规批准了铁本公司由整块土地拆分成的这14个土地项目,致使铁本项目部分非法占地合法化。

铁本公司在土地申报手续尚未批准的情况下,仅凭与镇政府签订的投资协议,就自行进场施工,违法占地,造成大量耕地被毁,直接导致魏村镇、西来桥镇2000多户、6000多农民被迫拆迁,流离失所。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有关专家认为,先上车后买票,先干起来然后再审批,是时下一些地方发展地方经济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正是这些违法违规行为,使国家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落不到实处。

贷款:6家金融机构“集体沦陷”

铁本公司通过提供虚假财务报表骗取银行信用和贷款,挪用银行流动资金贷款20多亿元用于固定资产投资,造成巨大风险。人们不禁要问:6家金融机构为何会“集体沦陷”,以致为铁本项目付出“血本”?

常州市许多干部、群众表示,以前从没听说过铁本公司和戴国芳,只是在国务院公布查处情况后才知道这个企业。然而,多家银行却对其“情有独钟”。国务院检查 组的调查显示,截至2004年2月末,中国银行常州分行等金融机构对铁本公司及其关联企业合计授信余额折合人民币43.39亿元,其中25.6亿元的银行 贷款已实际投入到项目中去。

常州市银监局局长陈中云坦言:“6家银行涉及铁本项目的贷款有160多笔,其中中国银行常州分行最多,有五六十笔。铁本公司的规模不大,银行却给其巨额授信,让人费解。”

据知情人士分析,铁本项目涉及的中行、建行、农行等几家银行分支机构为了竞争,客户信息都是内部控制,不互相沟通。中行从2003年5月开始对铁本有第一 笔投入。到去年下半年,建行开始介入铁本项目业务,逐步贷款三四亿元,但直到国务院检查组来调查,才知道企业向各家银行贷款的总额度。铁本公司的10家关 联企业还违反规定,相互担保,然而提供贷款的6家银行均没有发现,造成银行对企业多头授信,仅中国银行常州分行对江苏铁本的授信敞口金额就达16.38亿 元。

常州金融部门一位人士分析,6家银行同时深陷漩涡,一个重要原因是金融机构不重视贷前审查和贷后监控,以为地方政府支持的项目就可靠,教训深刻。表面上 看,是铁本公司采取多种手段转移银行贷款,但不管铁本公司怎么化整为零,怎么提供虚假财务报表,贷出数以亿元计的流动资金挪用到铁本新项目中,银行不可能 心中没数。调查发现,中国银行常州分行为了规避固定资产投资审贷规定,采用贷放流动资金形式,放任铁本公司挪用改作投资。

按照有关规定,新建项目必须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用地、环保等要求,取得立项和审批合法手续后,银行才能给予授信支持。铁本事件暴露出这些银行风险意识太 弱,对铁本公司的信用评级严重失误,在执行政策上出现重大偏差。铁本项目尚未取得合法批文,6家金融机构就开始争相发放贷款,其中农业银行严重违反国家现 金管理规定,最高日现金支付达千万元。

环保:职能部门集体“缺位”

污染问题是铁本项目上马中群众反映的焦点之一。特别是焦化、硅钢高污染项目要在扬中上马的消息一传出,立即引起很多市民的强烈反对。扬中是全国首批生态示范城市,有着“水上花园”的美誉,上马这样的高污染项目给当地环境带来的隐患可想而知。

根据有关规定,总投资2亿元及以上的钢铁工程由国家环保总局负责审批其环境影响评价文件。铁本公司的焦化项目总投资2980万美元,年产焦炭达60万吨,超过上海宝钢焦化厂的年生产能力,应该上报国家环保总局对其环境影响评估进行审批。

而事实上,焦化项目未获批准,铁本公司即擅自开工,如今项目工地已铺埋了数米深的石灰,桩基打了一二十米,导致耕地全部被毁,无法复垦。

按照规定,建设项目环保结论未出来前,一草一木都不能动。据记者调查,铁本公司报送环保部门预审登记总共8个新建项目,均未通过环保部门的环境影响评价审批,而其中的6个项目早已违法开工。

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无视环评法的问题也很突出。江苏省发展计划委员会、常州高新区经济发展局、扬中市发展计划与经济贸易局等部门在环保部门未审批环境影响评价书的情况下,擅自批准铁本公司有关项目可研报告,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的有关规定。

常州市和扬中市环保部门反映,按照投资规模,他们无权审批,只是“过一下手”,然后送上级环保部门。而据记者调查,地方环保部门均参与了这些项目的环保预 审,并予以通过。江苏省环保厅厅长史振华说,铁本公司的违法开工,尽管主要是企业无视环评法,但环保部门也存在巡查不够、监督不力、执法不严的问题。即使 无权审批,对企业的违法开工行为,也应及时制止并向上级汇报。

铁本公司违规建设钢铁项目造成了严重后果,教训深刻,代价沉重。铁本事件昭示人们:不能打着发展的旗号,违法行政、违规操作,甚至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要 纠正一切偏离科学发展观的行为,真正把思想方法转到科学发展观的要求上来,切实维护国家宏观调控的统一性、权威性和有效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