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爱


你可知道,从前的日子,你给了我多少伤情的话!

A:“是不是在给我写信?”我用玩笑试探着问你,在那个无限伤情的夜晚。

“为什么要给你写信?”

B:“我没有想你。”

C:“你走吧。”

D:…………

当你那个夜晚很平静地说出“我有男朋友了。”我整个人都被震惊在死寂中!不,不可能……那时我能清晰地记得,我爱你的心死过一次!你继续讲了什么,我什么都没听,那个时刻至今领我不堪回忆(尽管在后来看,问题并不是像我当时想象的那么严重)。爱是一种自由,谁能说什么!我当时想。

记得你那时说:你在我心灵当中很重要(当时,我已感觉不到你说这句话时的分量啦)!你是精神,而他是现实,日子过的很空虚,找个人倾诉。你说精神上的东西,是不是都是不现实的,虚无缥缈的东西?

我无言。事实上那个时候正是我想笑的时候。如果在正常的情况下,你能向我坦露那些话,我一定如实奉上,我想要说的“精神上的,才是最为具体的,它可以支配人体的完整系统。如果失去了似乎虚无的精神,生命便会随之失去状态,或在倾斜中岌岌可危,灵魂的意识啊,随时被驱使在生命的极至边缘,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啊,变成原始的伊甸园,没有了思维,也无从说起思想意识,人也将同其他生灵走兽一般,整日游走叫嚣着,如多少个世纪前的恐龙。”

可是,因为我那时脑海里只有被你震痛着的那句话,我已无言给你回答,这是后来我没有接你伞的真正原因。好像当时我还怕你洞察到我内心的隐情。

现在我来回答你,当时问我的“如果你遇到了这种事,你会不会第一个告诉我?”我不会!只因为我的逞强,我得先告诉我的家人,对我拯救。但是,如果是真的离开的那一瞬间,我一定要握着你的手,亲口告诉你那一句“我爱着你的!希望你在此刻能明白!”

就像在那个中秋应该团圆的晚上,因为我们各怀心思地无法靠近,而让我失眠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我让你听那首令我无法入眠,牵起共同境遇和心思的歌。开始,我怀疑你听的是不是我指定给你听的那首,得以确信后,才重新给你听。你听着听着就趴在桌子上,很长时间!那一刻,你一定是真正体会到了我内心深处的深情,正如你后来对我所说的“我觉得你才是总是将自己隐藏得很深的人。不说出来!”——是的!你说的太对我当时的痛味了!后来在你面前,我一直爱听那些伤情的歌,对不对?我在麻痹自己啊!可是你为什么不给我一点爱的示意?你知道我当时多希望在我落荒而逃时,你能对我说“别走”然后给我一张纸条:一颗心上面,写着你我的名字。

你没有。

我不隐藏起来,我怎么办哪?把它写成文章《手中沙》,听这名字,你就可以知道,我为你的伤情之至!爱恨交织。

你那天好像哭了多少次,也笑了多少次,很好!像你说的“人总有一天要去的,只是早晚不同而已。我这样,也解脱了。”一切看起来很乐观,你笑了的时候,我同你笑了而你哭的时候,我却没有同你一起哭泣(好像预兆着本来不值得哭?)只是在内心,想把你拥抱在怀里,让你肆无忌惮地哭个痛快!可是我没有举动是不是?那是因为时间把我们分离得太遥远,我那样做实在太唐突!只在那天日记中写下“上帝啊,请您和我一起祈祷,我愿常跪不起!”也是那天日记中的最后一句。

后来,事情的事实使你安定下了惊魂,你说“因为你”,于是我感受到那一天,是我一生中最美的一个日子!

是的,这一件事,使我们又将“间断的”,互不相应的心思重新衔接了起来。“珍惜吗,珍惜一切!这一次我再不能失去你,这位朋友了。”事实上,你知道,我最想说的是没有那后面的“这位朋友”,至于后面的这几个字,也是我在鼓足勇气之后,接到你很理智的言语后(你总是很“理智”,想观音菩萨,令我内心对你爱的欲望中,有一种很严重的罪恶感),临时补上去的,不知道你当时有没有听得出来,这令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原来这是无法靠近,更别去追寻相通!

那么,既然这样,我那天之后,清理出了大堆心思。就像晚上临别时你伸出手“不会传染给你”,你可知道,我多想牵上你一辈子的手,直到来生!在我的梦想里面。

当我将“私心,带点龌龊想法的杂念”抛开,体现我尽善尽美的决定,试探性的告诉你“看来我得忘了”,我那时的声音多么低!我实在没有勇气向你表露我私底下的真心哪,谁知道你思维极其敏快,迅速的对上了“你最好忘了”——这一棒子可把我打晕了!天哪,天哪……我还能感觉无以言表那种痛苦的滋味来,现在想起来,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说出口的?你自己不痛?还是早痛得没了知觉?我当时的反应就是:看来他的确没有过多爱我的心思!是我太多情了,她把我当作心灵的知音的!私底下还犯痛,她要是真把我当知音,那心灵应该是容易相通的呀!

真的不得其解。

还记得嘛,那个上午我落荒而逃。我继续呆下去那一刻,心情就会被窒息死掉,像那个到了上午还布满阴霾的天一样。我真想不出来你后来会怎么样!哎呀,那时候我想,活着真不如死掉解脱。

于是,我学会了干脆直接刺激自己,总是替你回答我向你试探性的问话。比如我在倾露心思时说“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有我的爱人,不只是我爱的人哪,我爱着的人很多,而我的爱人却只有一个,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有了,并放弃了其他的一切,你会怎么想哪?”我不容你回答的,自己缀上了句“关我鬼事”,还有,我写给你的“想在日落西山时吻你,说了一大堆之后,还没有日落西山,怎么办?”而替你回答的“继续说!”事实上我得到你另一种不言不语的回答,可能是不止几次的。这都是被你话的尖锋刺伤后的后遗症,也正像后遗症一样,每一次违心的主张,经过每次不同的伤心,而变得麻木。

你快把我炼成宠辱不惊的佛陀境界了,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把你炼到了高僧的心境——这是一个很哲学的推理。如果你也是一直深爱我的话。

有关我们之间的些许委屈,我实在不想多说了,说多了,只会令自己痛,我想,你也会由此哭起来,像我。你也应该由此推测出另外的一些委屈吧。有句话“说明白也好,不说明白也好,只要真真切切在心里就好。”好嘛,我们之间的爱是“相应了也好,不相应了也好,要真真切切刻在了心里就好。”

×,眼下我们都不堪经受更深的爱的刺伤,只盼求有一天,彼此的深情吻合,生生世世,就像那个晚上,触摸你的手,祈求能合在一起,向你传递着爱的契语!我是带着深度的庄重和深重的责任感对你的,你知道一旦心灵之河流在一起将是决堤呢,还是沸腾那!

沸腾!

都经受了太多,这只能增强我们彼此对未来的信心和对生活的勇气,从另一个角度看,不正是苦爱磨砺了我们坚强意志?你知道爱的力量是神圣的。

看来,花落的声音,变成了花开的声音,你可听清,花因为你而凋零,又因为你而绽放的声音!你难道不认为,我那一见钟情的宿命之至?

真爱,是自私的,不是叫“完美”的味道,在这种观念中,我真是身受其苦。爱你是我一生的事业!这不是我一时的决定,而是来自我们共同对爱的信仰!

×,你是知道的,我所有的话都很真实,也因此将能同大自然同语相合。大自然是不是永恒的?这跟问要不要吃饭一样简单!你是聪明的,让我们的爱如大自然一样的永恒!而且让你相信,我会有能力,让我们生命的后来,由一个个“中秋节的夜晚”组成。你会等我的,对不对?深吻你。]

你知道我必须尽快把这些该说给你的话,给你!迟缓上一刻,我的心里就会多痛一刻,我想你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