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教父沈万三》书摘

一笔没有本钱的买卖

太府监主管切莫尔虎决定着宫廷供奉商家的选择,沈万三想做宫里的供奉生意,于是先从切莫尔虎的管家哈利斯为切入口;在拜见管家哈利斯时认识了做木材生意的肖五

肖五因为手里的木材被扣耽误了时间,给宫里供应木材的份额被别家顶了;现在被扣木材要回来了,下家没了;来找大管家是想把手里的木材卖给宫里。

肖五在大门外看到沈万三最后一个从太府监出来,心想沈万三一定和管家哈利斯很熟。

实际上是沈万三看到来的商贾都回去了,唯独那个殷正途被一个小厮带着进了一间屋子;心里觉得奇怪,脚步也放慢了,怕别人猜疑,就假装鞋掉了,蹲下来穿鞋,不时回头探望,可是等了许久都不见殷正途出;因为这个沈万三才晚了一会儿出去。

于是肖五求沈万三帮忙让管家把他手里进的这批木材收了,许诺事成之后帮沈万三处理店铺里积压的货。

沈万三目前是其东家刘定一的一个做坛坛罐罐的店铺:勾阑坊 的掌柜)。

沈万三和管家哈利斯谈合作,五五分成;哈利斯心动了并透露了太府监的底价六尺径的八两和三尺径的四两。沈万三看完肖五的木材后,把价格压至六尺径的六两,三尺径的三两。沈万三和哈利斯约定好交货日期,如期带着肖五前往库房送木材,核对完数量后,沈万三假借找熟人修改虚报木材数量的名义,从肖五手中拿了送货票证前往太府监帐房。

太府监帐房按照哈利斯的意思以六尺径的八两和三尺径的四两的高价 付给沈万三二十万两银票外加五百二十四两现银。用一个布袋装着,沈万三感觉出奇地沉重。

出了太府监沈万三找到焦急等待的肖五,按照六尺径的六两,三尺径的三两的价格将肖五的木材款十四万两千三百二十两付清,沈万三还剩下差不多六万两银子。当然他一个人还不能独吞,必须按照约定分给哈利斯一半,那他还有三万两。三万两对他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三万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198万元。),从小到大他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


史载明朝万历年间一两银子可以购买一般质量的大米二石,

当时的一石约为94.4公斤,一两银子就可以买188.8公斤大米,就是377.6斤。

现在我国一般家庭吃的大米在一斤1.5元至2元之间,以中间价1.75元计算,

可以算出明朝一两银子=人民币660.8元。

三万两银子相当于人民币198万元。


后记:

1.从肖五找大管家无果后,又从自认为和大管家熟悉的沈万三身上入手;

可以看出找人办事过程中,还要多观察周边的人是否有切入点。

2.参加投标、会议等活动中,可多与同行交流,获取不同渠道信息。不仅要和做同样产品的交流,更多的是要和自己原来不熟悉或自己做不同类型产品的人员多交流;

著名社会学家、斯坦福大学教授 Mark Granovetter发现:

只有“弱联系”才有可能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

Granovetter把这个理论推广成一篇叫做《弱联系的强度》的论文